首页 >> 夕阳风采 >> 文学作品 >> 详细内容
 
文学作品 >> 正文
传承红岩精神 笃志红色情结
日期:2019-05-23 00:00:00  发布人:adminlxc  浏览量:70

传承红岩精神   笃志红色情结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刘  勇

一次难得的机会,能来到重庆红岩党性教育基地,用四天半的时间聆听、学习、考察、座谈红岩精神。我们此行不虚,受益匪浅。当然,从我们这个层面来说体会,谈感想,显然已经过了“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”的“塑魂”期,但仍不失有一种笃志红色情结的淬炼。

笃,字面上理解有坚定、夯实、持守的意思;志,从一般意义上讲是情趣、目标、抱负也。但从共产党人的红色情结上讲,是理想、信仰和价值遵循。红岩英烈、前辈们用鲜血和生命培育、升华起来的红岩精神,恰恰是对共产党人这种红色情结的矢志不移的践行。

一、传承红岩精神,笃志信仰情结

从老师的授课中,从现场的实践教学和考察中,我们可以深深地感悟到,红岩精神与井冈山精神、长征精神、延安精神、西柏坡精神,都有一个共同的红色基因特征——信仰的力量。对马克思主义真理的信仰,对共产主义理想的坚定,对为人民谋利益的价值遵循是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的灵魂,是中国共产党人不可战胜的力量依托。而这一点,在红岩英烈、前辈们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当我们从视、听、感觉里,面对红岩英烈群体时,课堂上、视频前、闲余间,总免不了不经意地会扪心自问,新生的人民共和国已经诞生,鲜艳的五星红旗已冉冉升起,重庆解放的炮声犹在耳畔,你们却倒在了黎明前的黑暗里,倒在了胜利的门槛边,你们与解放的欢乐,与胜利的果实,就在那么一刹那间,却永远地与之擦肩而过了。以今我之心,想一想,问一问,英烈们,你们心里有没有产生过值不值的念头?有没有过惋惜的遗憾?

四天半的学习、聆听、考察、见证,我们似乎听到了红岩英烈们在70年前穿越时空的历史回音。红岩英烈刘国鋕,本出身于一个富足的家庭,他不是“穷则思变,要干,要革命”。面对自己五哥巨额经费为他活动关系,对他劝降,他回答说“我有我的信念,意志和决心,这是谁也动摇不了的!我自愿为人民牺牲自己,你们不要再管我,也不要再来了。”在赴刑场的路上,他口吟诗作以明志:“人民解放了,人民胜利了,我们没有玷污党的荣誉,我们死而无憾”。

红岩英烈们用自己的一腔热血诠释了中国共产党人崇高的信仰境界:“为人民而死,虽死犹荣”。他们是一面旗帜,能拂去我们心灵的尘埃。在我们党成为执政党以后,一些党员干部为党做了点工作,为百姓做了点事,算盘打得精精的,我要得到什么,我还能得到什么?他们不是为信仰而入党,而是像列宁所批评的“只想从执政党的地位捞到好处。”在他们的心里信仰是虚的、空的,用之弃之,全在一个“利我”。相比红岩前辈,我们是不是应该经常对自己的心灵,自我革命式的进行高尚与卑贱、伟大与渺小的洗礼,从传承红岩精神中,笃志自己的信仰情结,紧紧的,密密的,“线儿长,针儿密”,一针一线绣红旗。

二、传承红岩精神,笃志恋党情结

见闻红岩精神,潜意识中朦胧的有一种感悟,就是红岩英烈、前辈们身上蕴含着一股浓厚的恋党情结。因为红岩精神培育、构建的主体是地下革命工作者,在隐秘战线工作,其环境是十分艰险复杂的,长期潜伏在敌营、国统区,隐姓埋名,单线联系,忍辱负重,甚至像断线的风筝,孤军奋战都是常有的事,所以能有组织依靠,及时听到党的声音,得到党的指示,是非常珍重的事情,甚或是孤独、绝望的渴求。

红岩英烈、前辈们的恋党情结,一如瓜儿离不开秧,鱼儿离不开水。皖南事变,新四军叶挺军长被扣押,历经磨难,终得出狱。但他出狱之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向党中央申请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。要知道叶军长在扣押期间,被辗转多地,蒋介石曾经以战区司令之职相许,然而他不为所动,恋党情结痴心不改。由于隐秘战线的特殊性,真真假假,不是泾渭分明的,瞒天过海,天衣无缝,离间与反离间,并非不会给党组织造成误会和误判。课堂上老师给我们讲到一位红岩前辈谢育才,曾经三次遭遇开除党籍,但他没有放弃对党的信念,一次次申诉,一次次争取重新入党。这种与党一时一刻也不能离弃的恋党情结,是何等的厚重,冲不散,打不乱,泯不灭。

从渣滓洞死里逃生的红岩前辈,带出的“狱中八条”,是红岩英烈群体恋党情结最炽烈的表达。人们不会忘记他们中的一些人本身就是被自己的上级、领导给出卖的,但他们想要转达给党的“八条建议”丝毫也没有把上级、领导的叛变当作自己也可以叛变求生的理由,当作抱怨党、怀疑党的理由。他们只是很清醒、很理智地向党建议:“不要理想主义,对上级也不要迷信”。生死交点,他们没有恐惧、惊慌,而是始终保持一颗向党的忠贞之心、分忧之心。“八条建议”,一腔热血,表达的是英烈、前辈们与党生生相依,死死相恋的情结。

红岩英烈、前辈们这种厚重的恋党情结,之所以能让他们相忍为党,就因为他们把自己生命的意义和价值,像千千结般地与党的事业紧紧地环扣在了一起,一如陈毅元帅说的投身革命即为家。一个共产党员只有与党,与革命事业有了家的情结,生命里才会有归属感、幸福感、永生感。刘国鋕烈士的话就是最好的解答,敌人要他签字离开党,就能得到一张走出狱门的放行票。他斩钉截铁地说“不行。我死了,有共产党,我等于没有死;如果出卖组织,我活着也没有意义”。相比红岩英烈、前辈们这种厚重的恋党情结,现实生活中,一些党员、党员领导干部缺乏恋党情结,因为在他们心里,个人与组织、与党的关系,变成了雇佣关系、索与取的关系。一旦受到挫折,己欲得不到满足,就抱怨组织、记恨组织,甚或产生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心理,即使还没有脱掉共产党的外衣,骨子里早已抛弃了“永不叛党”的誓言。这不是危言耸听,那些落马的腐败官员,他们所作所为,坑党、损党、害党、毁容党的形象,不也是一种叛党吗?

四天半的学习时间不算长,四天半的学习收获弥久长存。传承红岩精神,笃志红色情结。什么是情结?在德艺双馨的艺术家阎肃获得感动中国人物的颁奖词中有一句“唱红岩,唱蓝天,你一生都在唱”,“初心始终”这就是情结。一次红岩行,桑榆红岩情。传承红岩精神,我们就是要将始于“初心”的红色情结,在我们的意志里,在我们的心里,笃定为生命之结、生死之结。

点击数:70收藏本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