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夕阳风采 >> 文学作品 >> 详细内容
 
文学作品 >> 正文
乡下汉子陈富一
日期:2017-04-10 15:39:06  发布人:adminlxc  浏览量:68

     陈富一,七十五岁,长沙县江背乡梅花村人。七十五岁了,还称他为汉子,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是老态龙钟那种,你看他圆头大脸,身材敦实。说话声如洪钟,走路两脚生风。讲起他的家人,声音顿时可提高八度:我婆婆七十一岁还很厉害,上午干活,下午打牌,年轻时挑两百斤,两里路只歇一气;我大孙子二十五岁,在深圳做模具,几千块钱一个月,过年给我是大红包,奶奶是小红包,为何,爷爷做事辛苦,奶奶你喜欢打牌,嘿嘿,其实都是一千块钱;我的小孙子在长桥读高中,会读书咧;我外孙女、外孙都会给红包,过个年,那我可以有几千块咧,哈哈哈……
     认识陈嗲,是因为陈嗲跟我家老胡住一个病室,这老头性格爽朗,乐观,一直身体硬朗,前些年在农大做无土栽培,这几年在家种三亩田,喂上百只鸭,还养鸡,养鱼,喂牛,那养牛就赚钱了……旁边床的老廖插嘴:一头牛怕莫上万吧?”“莫吓着你,那就不止呐……我养的鱼最好(口甲)吃老廖说:那我哪天来你那里钓鱼”“来罗,你只要到了梅花,问陈富嗲,冇得人不认得的。你钓鱼我不要钱罗,饭有恰,好酒好菜招待,那我婆婆子不会做样子,蛮贤惠咧,你有笔没,我写地址电话给你。说着说着,来了电话:喂,你是哪个? 我病了,要做牵引咧。我们哈哈大笑:不是牵引,是造影。”“哦,造影……
     放下电话,又来神了原来我没一点毛病,今年上半年不行,我去浏阳医院住了一次,说心脏有毛病,住几天好些了。五月份又不行,出气不赢,胸口堵,我不怕罗,一个人跑到榔黎又住了几天院。这次厉害些,那还是要到大医院来,五楼那个主任是我们队上的,我和他老子好,昨日他派人在门口接的我,直接就看了教授。等下我还要去找他,我是乡里的,冒钱咧说着他又笑了,我们说:你怕么子,三个崽女。那我不用他们的钱咧,我自己有。不过都是以前赚的。我告诉你罗,喂鸭那有诀窍咧……看我们都不是喂鸭的,他就神秘的讲起来……我的芦花鸡五六斤一只(扎),我来之前,给我两个儿媳妇一个人一只,他们上班没喂,还给四十个大鸭蛋给他们爆发肉(油炸食品,发财之意),细的那里都贫血,还给了二十个煮当归吃。……别看老头一副粗样,心还是蛮细的。我外孙女也会给我钱,那不是我给他牙(父亲)诊病,送她读大学,那就冒的咯样好过,那时真造孽……
     针打完了,他起身要走,护士问他:您去哪里,要多休息。”“我出去走下,锅(这)里跟坐牢一样,那我过不得。说完带着他那心电监护仪就走了。不一会儿回来了,大概是发了烟瘾锅里不准抽烟,我改(戒)掉算了,昨天还是在外面抽了一根。打开抽屉看了看,喃喃自语:昨天那盒烟我叫儿子带走了,哎……
     第二天上午老人刚做完造影回来,又有人打来电话:喂,你刚才来电话,我正在手术台上咧,做牵引(又不记得)。我们更正:不是手术,是做检查。”“对对,是做检查。声音还是大,只是人显得没那么神采奕奕。我们问他有问题没?他说有问题。没做支架吧?”“那冒做,三个支架要五万块钱,我躺在那里就有啊!那我不做咧。我又不怕死,只要死得快……
     今天小儿子来了,老人显得老实点了:痛不痛,就是涨得厉害。(光纤通过血管直达心脏拍摄血管堵塞情况)我两只手都动不得,医生讲这手不能动,要是出血就不得了。今天你要喂饭。儿子刚喂完饭,他就催他回去:你回去,家里尽事,我冒事。我们劝他儿子那走不得,这么大年纪,手又不能动,要是出血怎么办?你明天再回去洛。老伯没做声,半天又说:要得,那就明天一路回去,你今天莫走,现在到外面去玩罗……儿子没吭气,就坐在床头休息。他又喊:你把衣服穿得,会冻的。
     第二天,听老胡说,老人上午真的回去了,还约他们去玩今天看报纸说支架较开胸手术风险小,利润大,有滥用之势。我问老胡有无老伯电话,他说没要。
     哎,要说有号码,就给老伯打个电话,想劝他少喂些鸭子,少种些蔬菜,不种田,不操心,也许没什么事,乡下空气好,养养,自然就好了。还要嘱咐他,说话轻一点,走路慢一点,别急就好。
     老伯,说不定我们哪天真的会去梅花找你! 乡下老人要是都像陈富一就好了,流自己的汗,吃自己的饭,看自己的病,做自己的主。陈富一,我佩服你,是条汉子!  


点击数:68收藏本页